首页 >  书讯书评
   书讯书评
评丹·布朗小说《失落的秘符》

丹.布朗是美国的著名畅销书作家,自九六年推出其处女作《数字城堡》后,连接推出了《骗局》、《天使与魔鬼》、《达芬奇密码》、《失落的秘符》四部小说。而自《达芬奇密码》后,不仅丹.布朗的小说,连带着解码悬疑小说也如同雨后春笋般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中来。

评丹·布朗小说《失落的秘符》

作者:李雨芹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2714    2012-11-29 11:27:32

 

                                  秘符,失落与找寻
——《失落的秘符》中的符号因素与叙述技巧
 
丹.布朗是美国的著名畅销书作家,自九六年推出其处女作《数字城堡》后,连接推出了《骗局》、《天使与魔鬼》、《达芬奇密码》、《失落的秘符》四部小说。而自《达芬奇密码》后,不仅丹.布朗的小说,连带着解码悬疑小说也如同雨后春笋般进入到人们的视野中来。究其小说,就情节模式而言,沿袭传统解码悬疑小说一贯风格,谋杀的开端,一步步解开谜团推向高潮,随后笔锋一转,幕后更大秘密曝光,最后水落石出,收尾做终。而是什么使得丹.布朗的小说脱颖而出,在人们的视野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呢?再细观其小说,作者几乎无一不是熟练地,不留痕迹地将宗教、科学、历史、艺术、符号学等不同领域的知识结合起来,将符号与密码作为小说中的要素,而解开谜团的过程则成为了刺激的解密之旅。而其小说中的虚构与真实,更是使读者在陌生化的角度中重新领会熟悉符号之意义。同时,作者利用其娴熟的叙述技巧,使得情节步步紧扣人心,精彩纷呈。
 
一.符号:解读,谎言与述真之间
符号,是丹.布朗小说中永恒不变的要素之一,有人便将其作品及类似风格的小说称之为符号小说。
什么是符号,我国学者赵毅衡曾经对符号下过这样的定义,“符号是携带意义的感知:意义必须用符号才能表达,符号的用途是表达意义。”;“符号就是意义,无符号即无意义,符号学即意义学。”[①]而符号的过程中有三种不同的意义,根据发送者,符号信息与接收者的不同,符号过程中的三种意义又分为了意图意义,文本意义与解释意义。这三者之间的互动,常常构成了诚信、谎言、虚构等关系。艾柯便多次提出“符号撒谎论”,其认为符号是“可以用来撒谎的”。从格雷马斯的述真理论出发,根据发送者的意图是否诚信,文本是否可信以及接受者是否愿意接受,赵毅衡将真假分为了八种可能的表意模式。而不同于一般艺术作品中假戏假看——诚意正解,这种伪作意图加不可信文本的类型,《失落的秘符》或者说丹.布朗所有小说中出现的符号,都是建立在伪作意图加可信文本上的。欺骗成功型,接受者自然乐意去接受小说赋予其的意义,产生了陌生化的效果,使得读者在阅读过程中对熟悉的事物有了新的认知,增加了其阅读兴趣。而现实中真实常见的符号,却成为了人们产生真实感的有力武器。
在丹.布朗的小说中,我们随处可见被陌生化后的符号,无论是在《达芬奇密码》中被称为达芬奇自画像的人们熟知的《蒙娜丽莎》,还是《天使与魔鬼》中的“光照派”标记,丹.布朗总是在人们身边所熟悉的事物上大做文章,而到了《失落的秘符》便表现得更加明显与生活化了。
《失落的秘符》故事发生在华盛顿,一个全球都熟悉的城市,美国的首都,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年轻的国家里,作者建立的一套属于自己的符号体系,彻底颠覆了大家的思想。比如,在书中写到美国的国玺上便有着共济会的金字塔,其指出,金字塔主要象征了启蒙,是一种古代建筑学符号元素,标明古人有能力冲破打的束缚,向着天堂和金色的太阳上升,最终到光明的至高源头。而其上三角形中的“眼睛”便是光照派的标记。美国的国玺作为一个图像符号,在日常生活中是随处可见的,甚至遍布美国人日常所使用的一块钱纸币,但是有谁会对其作出这样的解释呢?在读到小说中这样的解读时,读者多会拿出真实中存在的图案来对照,而这无疑是中了的小说意图的下怀。又例如,叙述者在书中指出,美国国会的建筑,实际上就是建国者们对古老的“罗马”的致敬,而阿尔布雷特.丢勒的名画《忧郁症Ⅰ》被解释成带着幻方提供解码手段的元语言。这些我们熟悉的事物,人物,建筑,正在小说中进行了另一场符号化。
正是这些真实普通的文本,在叙述者的阐释下,与其再创造的虚拟意义相结合,使读者在真真假假中彷徨,看不到方向,增加了其阅读的兴趣。而正是这些因素,使得小说在传统的情节模式叙述下脱颖而出。成为炙手可热的对象。
 
二、时间:变形,延长与闪回之间
时间,是叙述关系研究中的一个重要方面,叙述学家对于时间的研究多是从底本时间与述本时间的关系来出发的。“时间变形是叙述文本得以形成的必然条件。”[②]当然,我们此处所说的叙述时间仅仅是相对而言的,“其时间变化并不是真正的叙述时间相对于底本时间的差别,因为叙述时间并不是真正的时间,而是空间化了的时间。”[③]
恰特曼曾经将底本与述本的时间长度变化总结为五种基本形式,省略、缩写、场景、延长和停顿。其中述本时间是大于底本时间的,我们称之为延长。《失落的秘符》所描写的,真正的故事,除去前面少量的描写外,是从兰登在国会大厦听到钟声的19点开始,到终章,兰登在国会大厦顶端享受晨光的照射温暖,这场始于国会大厦终于国会大厦的惊心动魄的解码过程,仅仅用了十二个小时。很显然,这里作品里的叙述时间是大于故事时间的,而在小说的过程中,作者更是不停地重复性叙述精确具体的时间,28页中听到国会钟声的晚上7点,156页中迈拉克提醒解码期限而提出的“当下”时间9点,192页中兰登看其米奇手表所显示的时间9点42…这样的例子在书中举不胜举。而在前面的例子中我们注意到,作者用了36页来描述40分钟发生的事情,几乎占到了每页一分钟。而在叙述者不停的时间重复中,读者紧迫感随着作品进入高潮而不断加深,甚至使其产生了无法停下之感。
而如何使得小说的故事显得不那么单薄,叙述者显然不可能按照生活原样讲述12小时之内发生的一点一滴,如何使其看得饱满,叙述者采用了闪回的手法。“Flash Back”是电影手法中的概念,指“突然以短暂的画面插入某一场景,用以表现人物此时此刻的心理状态和感情起伏。与一般回忆及倒叙不同,闪回不需要中断原来场景中的动作和节奏,而撷取最富于特征、最具有鲜明形象性的动作或细节,用极其简洁明快的手法加以强调和表现,给观众以清晰而深刻的印象。”虽然英文中倒叙与闪回都被称为“Flash back”而之所以采用“闪回”而放弃了“倒叙”这一说法,笔者认为,闪回更能体现插入情节的片段性,更加符合此小说中的叙述。这部小说中的闪回,主要分为了以下几个方面,一种是用来解释文中出现的符号以及宗教意义或者插入一些历史史实。如在第六章中,兰登对于国会大厦建造历史的闪回,以及其间发生的小故事,而这种闪回,又多回到其在哈佛上课时对学生的讲解。第二种是主人公片段似的回忆,如第十一章中,凯瑟琳面对黑暗的第五舱室,回想起自己三年前第一次来到第五舱室的画面,而后面关于凯瑟琳的闪回,竟然断断续续地让读者知道了其选择这门学科的原因,其家庭遭遇等,这些片段式的闪回,对于小说中无法涉及到的情节作出了阐释,同时在这些片段中,我们对人物的理解又有了进一步的加深。而最后一种闪回,便是悬疑小说中常用到的闪回,用来解释悬念的闪回,如小说五十七章中,在我们不知道迈拉克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其闪回的监狱中彼得与监狱长的谈话片段,使得我们对其从何处得知秘密有了了解,同时也设下了其身份究竟是谁的悬疑伏笔。
 
三、角度:切换中多线中交缠发展
叙述角度的问题,是最早引起批评家注意的问题之一,也一直是叙述学界研究的热门话题,“叙述角度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叙述者自我限定的问题,而全部的叙述也就可以分为两大类:全知叙述角度是有权从任何角度拍照的摄影师;有限叙述角度,是只允许自己在某个特定角度上工作的摄影师。”[]理想的叙述者与叙述角度的配合,便是“叙述方位”[]。而根据叙述角度与叙述者的配合,我们可以看到至少九种可能的叙述视角。全知视角,是作为观察者的全知叙述者处于故事之外,其既能说又能看,可以透视任何人的内心活动,在悬疑小说中,这样的叙述模式显然是不合适的,如何让故事不落入俗套,可读性增强,不仅仅是悬疑小说,现代小说中,越来越多地采用变换式的视角。而丹.布朗的小说,却远远不止将两种视角转换,多种叙述角度在《失落的秘符》中也体现的淋漓精致。
小说的开端,楔子,似乎在所有的悬疑或者推理小说中,楔子都成了设置悬念的第一道关卡,命案的发生,尸体的发现等等,都成为了很好的开始,而在《失落的秘符》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古老的仪式,叙述者以隐身的旁观者模式,来观察眼前的盛宴,穿的如同尊者的宣誓者,身着华丽标志性礼服的兄弟们,呈完美正方形的布置讲究的会堂,而就是这样看似完全旁观叙述小段中,叙述者突然进行了自我限定,我们看到的是宣誓者眼中的主持人尊者,我们进入到了宣誓者的感官中,甚至出现了类似第一人称的内心独白,比如,“宣誓者没有一点惧意,他们永远不会知道我的真实目的。”这两句叙述中,便是第三人称的叙述到第一人称的转变,这样的转变方式在丹.布朗的小说中经常出现,若细读下所有的文本,便会发现,丹.布朗在近乎所有的人物心理的描写中,都用了第一人称,如小说第20页中的一小句,“随时可能下起大雨,兰登便小跑起来,他的路夫鞋在潮湿的水泥地上很容易打滑。我穿这身是为了出席讲演,不是为了四百码雨中冲刺。”这种毫无预料似的转变在文中充满了几乎每一次心理,可能是有心为之,作者将所有转换了人称的心理描写改变了字体,以示与前后的区分。而这样突然的转变,并没有使读者产生不适与突兀感,反而对人物的内心有了更加深刻感悟。
除去这种第一人称内心独白与第三人称隐形叙述的随机变换外,在小说中,叙述者选取的角心人物也是不断变化的,主线中的角心人物当然是我们的符号学教授罗伯特.兰登。从他收到导师兼好友的邀请来到华盛顿,到发现好友断肢所展示出的符号,开始了一步步以解救好友为目的的符号破译过程。而主线之外又有多条副线,一切阴谋的策划者迈拉克,与兰登一起解救彼得的凯瑟琳,国会大厦警卫队长安德森,安全部佐藤部长等都一一成为了角心人物,叙述者独具匠心地让我们从每个侧面看到故事的某些部分。同时,叙述者对故事做了严格的自我限定,利用延迟的信息来制造悬念,如在五十七章中,写到三十七号囚犯出狱后改名安多罗斯,而“安多罗斯想起,扎迦利.所罗门曾听他父亲讲起过这个神秘的金字塔。”在这里,读者只知道安多罗斯三十七号囚犯的身份,连其是迈克拉都不知,更不用说知道其就是扎迦利.所罗门本身。在这个地方,叙述进行了自我限定,仿佛安多罗斯只是扎迦利同监狱的室友罢了,从而成功转移了读者的视线。
总的来说,叙述者在主体上采取了全知的视角,而这并非全部,叙述者在不同的地方进行自我限定,叙述身份的不停转变,却不突兀,令读者在眼花缭乱中享受惊心动魄。
 
四、小结
《失落的秘符》是丹.布朗的第五部小说,是其继成名作《达芬奇密码》后,用了六年时间来精心创作之品。其沿用了前两部以罗伯特.兰登为主角的小说中的叙述技巧与素材,不仅保持了紧张的叙述模式,还加入了许多历史文化要素,科学、宗教、艺术、符号,一切能够抓住人内心,激起其好奇感的因素被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其利用娴熟的叙述技巧,在时间,空间与视角上大做文章,传统的情节模式,却被给予了独特的感知。丹.布朗在虚构与真实之间玩弄一场游戏,如同其每部小说中的惯例,作者在开始便在声明中表示,书中涉及的仪式、科学、艺术作品和历史遗迹都是真实的。读者以为一切尚未开始,却不知已经进入了小说的世界。对于各种符号游刃有余的运用,在真实平常的建筑,人物和事物解构与再符号化,读者已经跟随叙述者的脚步,走进了一场由其自编自导的解码之旅。
 
参考文献:
1.    丹.布朗著朱振武译《失落的秘符》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0年1月
2.    赵毅衡《符号学原理与推演》 南京大学出版社 2011年3月
3.    赵毅衡《当说者被说的时候》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1998年10月
4.    朱振武《寻找失落的寓意》摘自《外国文学动态》2010年1期 
 
[] 赵毅衡 《符号学原理与推演》 南京大学出版社 第1、3页
[] 赵毅衡 《当说者被说的时候》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第89页
[] 赵毅衡 《当说者被说的时候》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第91页
[] 赵毅衡 《当说者被说的时候》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第119页
[] 赵毅衡 《当说者被说的时候》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第12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