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讯书评
   书讯书评
评克雷斯的《社会符号学》

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进入了一个符号世界,终其一生,他将生活在一个意义的世界里,并被这个意义世界所建构。这个过程是复杂的,动态的,并且相互作用。《社会符号学》一书就是在符号活动与社会意义这一结合点上,探讨了绘画、诗歌、电视节目、学校教育等社会现象和活动,构筑了社会符号学的理论园地。

评克雷斯的《社会符号学》

作者:云燕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2560    2012-10-23 16:34:54

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进入了一个符号世界,终其一生,他将生活在一个意义的世界里,并被这个意义世界所建构。这个过程是复杂的,动态的,并且相互作用。《社会符号学》一书就是在符号活动与社会意义这一结合点上,探讨了绘画、诗歌、电视节目、学校教育等社会现象和活动,构筑了社会符号学的理论园地。

两位作者在1979年曾经出版了《作为意识形态的语言》,该书主要研究了作为社会现象的口头语言,而《社会符号学》作为对其的扩展,在继续关注语言理论的同时,考察意义如何通过社会操作得以构建。本书指出,“符号学,或者说某种符号学,必须为分析实践提供可能性,因为不同专业学科的许多人,都在对付关于社会意义的不同问题,都需要多种途径来描述和阐释意义的构成过程和结构。大部分符号学都没有抱着这种运用视角;而这,正是本书要承担的任务。”所以本书的出发点是避免专科符号学的局限,恢复符号学体系的社会维度,研究社会实践中各种符号体系之间的复杂关系。

本书首先指出其立足于马克思对意识形态的论断,谈到意识形态综合体中的思想控制体系主要反映了社会组织中的矛盾和冲突,并指出两者的运作方式。它也指出了本书对信息、文本、话语、体裁等术语的准确定义和运用方法,并以一则被涂鸦的万宝路香烟广告为示例,具体展示了社会符号学的分析方法。接下来,作者深入探讨并清理了索绪尔的有关思想遗产,肯定了历时性在社会符号学研究中的重要地位,并提到沃格辛诺夫建立了符号学与意识形态之间的紧密联系。“沃洛辛诺夫将其针对索绪尔式结构主义的批评聚焦在一个单一错误上——把话语当作某种个体性的东西加以否定,对此,他驳之为‘伪核心’。”并且阐述道:“符号形式首先要受到相关参与者所构成的社会组织制约,同时,还要受到参与者之间相互作用的直接条件制约”。重视符号语境,成为社会符号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基点。

本书阐释了权力与稳定性这对范畴,从对《具有权力与稳定的代词》这篇论域狭窄的文章的研究出发,认识到其实“表示权力和稳定性的符号所构成的彼此相关体系,在所有符号行为中都被用于组织和阐明参与者的关系”。例如西蒙尼·马尔蒂尼所画的《天使报喜》,画面内容是天使加百列告知贞女玛利亚她将生育耶稣的消息。在画面中,加百列离玛利亚的距离比较近,带有隐含的侵略性,于是画中的玛利亚把身体转向一旁,不正面对着加百列。但是玛利亚是坐着的,坐着代表权力的增强,而加百列跪在地上,比玛利亚要低。加百列控制着他们之间的距离,用下跪表示了臣服。这样权力与稳定性这对反向关联的范畴达到了平衡。再深入分析,加百列右手竖起的手指、树枝、百合花等形象又象征了使玛利亚受孕的行为,但是加百列只是一个中介者,真正的父权代表拥有极大权力的是缺场的上帝,所以加百列为了维持其稳定性,他向玛利亚下跪示弱,并且拥有女性化的温和的外表,代表一种无害。本书从对这幅画的解读形象地阐释了权力与稳定性的辩证关系。

本书也分析了意识形态的风格,把风格、强调、语法作为元符号,在社群中的差异,在阶级、文化中的定式、在性别表达中的表现。如书中提到已故的英国戴安娜王妃在1985年澳大利亚之旅的所穿的服装,其中十三件都是浅色,比较素雅,只有五件是比较鲜艳的颜色。大多数衣服领口很小,并且都是长至膝盖以下的裙装,这种作风“表示出这些人的权力和场合的正式性”。而当地杂志《妇女周刊》所选用的五张图片,戴安娜王妃穿着的其中三件裙装都是鲜艳的红色或绿色,露出的肌肤也比较多。但其报道内容主要写的是王妃看望孩子,而王妃看望孩子时的照片穿的都不是红色或绿色的相对暴露的服装。一方面,戴安娜王妃被构建成一个美丽的诱惑的女性形象,另一方面她又被构建成一个慈爱的朴素的母性形象。 “戴妃这一人物既表示女性限制,又表示潜在的女性权力。”在这里,性别表达成了意识形态中的矛盾所在。

本书还讨论了家庭与叙事,提出了“家庭文本”的概念,家庭文本并不是一个静态的固定的文本,而是一个经历了复杂转换的产物,如果一个孩子通过家庭文本来学习关于权力和稳定性的关系,那么他面对的是对社会现实的一个充满矛盾的复杂阐释。本书对《俄狄浦斯王》的解读很有新意,认为其中充满了母系家庭文本和父系家庭文本的冲突,并提出了一个新的认识,“俄狄浦斯的问题不在于他的俄狄浦斯情结,而在于两种家庭文本的瓦解。”本书也谈到关于教育的话题,从两段有孩子参与的对话的分析中指出,即使是幼小的儿童,就已经潜移默化地掌握了性别与权力的建构规则。

从以上可以看出,这本《社会符号学》注重从社会实践出发,在社会行动层面上研究文本生产过程中社会组织形式与符号体系的关涉,展示了一种对社会符号学的有益构筑。这种努力非常值得钦敬,也给符号学的跨学科融合很大启发。

用本套译丛主编赵毅衡先生的话来廓清对社会符号学认识的误区再合适不过了:“很多人认为符号学关注形式,而社会学关心的是内容,两者距离遥远。没有比这更严重的误会了。符号学研究人的意义活动,而人的社会生活湮没在意义中……可以说,社会学诸问题,正是符号学的用武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