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讯书评
   书讯书评
评文旭、徐安泉《认知语言学新视野》(加晓昕)

该书分为认知语言学综论,范畴化和非范畴化,概念隐喻和概念转喻,句法、语义与认知,语篇、语用与认知,应用认知语言学六个章节,精心选取了第三届全国认知语言学研讨会的36篇文章,较为集中地反映出我国认知语言学研究的现状和新成果。

评文旭、徐安泉《认知语言学新视野》(加晓昕)

作者:加晓昕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2374    2014-08-19 16:57:01

 

      体验,追寻语言形式下尘封的意义
                                 ——评文旭、徐安泉《认知语言学新视野》
文旭先生、徐安泉先生主编了《认知语言学新视野》一书,并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该书分为认知语言学综论,范畴化和非范畴化,概念隐喻和概念转喻,句法、语义与认知,语篇、语用与认知,应用认知语言学六个章节,精心选取了第三届全国认知语言学研讨会的36篇文章,较为集中地反映出我国认知语言学研究的现状和新成果。让读者窥一斑,而见全豹。认知语言学作为语言学研究的三大流派之一,当今炙手可热,成为语言学领域最具有活力和内在潜力的语言学分支,自然有其不可小觑的魅力。编者独具匠心,将《认知语言学新视野》命名为“新视野”,力图反映认知语言学研究不同于其它流派,其拥有全新的视角和方法。
现代语言学不同流派所建立的哲学基础不尽相同。索绪尔的结构主义语言学是其发端。结构主义语言学逐显其不足,转换生成语言学应时而生。在与转换生成语言学的碰撞论战中,认知语言学产生了,它虽姗姗迟来,却在今天的语言学研究中占有极为重要的位置。后起研究学派一般都是在对其它学派研究视角和方法进行批判继承的基础上产生的,是对前一个学派的修正、完善和补充。此处我们姑且不详述《认知语言学新视野》的编排体例、内容特色、学术创新等陈条范例,先来梳理现代语言学派发展的轨迹和建立的哲学基础,以认识认知语言学划时代的历史地位,在此基础上既而认识该书的独特价值和崭新的学术视野。
现代语言学流派先后以经验主义、理性主义和体验主义作为其哲学基础。
经验主义认为人类的知识来源于感觉,人们应该从外在和内心的经验获得知识,把握真理。18世纪英国哲学家洛克等人提出了“白板说”,认为人的大脑在出生时犹如一片白纸,知识是后天靠经验积累而成。结构主义以经验主义为理论支撑。索绪尔视语言为一个系统,区分语言和言语、组合与聚合等符号学特征。显然,语言和言语的区分可知索绪尔认为语言是关乎心智的,但索绪尔却忽略甚至反对以心智作为研究对象。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几大流派诸如布拉格派、哥本哈根派、美国描写结构主义学派等,均致力于语言结构系统的研究,而忽略意义研究。20世纪50年代,美国学术思潮发生了变化。与经验主义相对立的理性主义认为,人类获得知识的途径,除了经验外,还有先验。经验只能产生关乎表象世界的认识,理性推理才能构成了最确实的知识理论系统。心智主义认为,对于任何行为而言,其背后的心理活动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乔姆斯基发展了笛卡尔的心智主义,以其作为认识论的基础,以理性哲学的方法进行理论假设,力求揭示语言现象背后看不到的机制和过程。乔姆斯基的生成语言学研究对象仍然是语言的结构,未触及意义领域。虽然他认为语言是思想的一部分,最能反映心智。认知语言学介于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之间,建立在体验哲学之上,注重物我关照。认知语言学先驱莱考夫、詹森反对意义先于身体感知,认为一切语言和思维都是以体验为基础的,语言研究应该对认知能力进行解释。体验主义认为人的身体构造和物质的、社会的、知识的世界互动会产生概念,并使语言有意义。认知语言学派不否定和排斥意义的研究,它认为:意义等同于概念化,即心理经验的各种结构或过程,意义存在于人类对世界的解释中,它具有主观性。认知语言学是以意义认知研究作为起点,从而实现对概念系统的揭示。 
正如赵毅衡先生所说“人的生存不可能不追求意义,因为人生存于一个有意义构成的世界之中,只要头脑在活动,就不可能一刻停止意义的追寻。”[1]强调身体的中心地位和体验的重要性,认知语言学和符号学从本质上来看具有内在一致性。认知语言学和符号学都反对二元对立论。皮尔斯认为意义产生具有三性,意义的初始过程就是意义的第一性;当事物与感知结合,涉及主体与被感知什么的关系,形成了能够表达意义的符号,这是符号的第二性;推理、判断,形成对符号的解释、判断,这是符号的第三性。这也体现了符号三种类型:质符、单符、型符之间的转化。皮尔斯强调身体是意义产生的先决条件,身体主宰了我们决定符号的先决能力。与皮尔斯的符号学一样,认知语言学也反对二元论,他强调心智的涉身性,身体和心智不可能截然分开。不存在没有体验的理性,也没仅依靠反省的心智。“皮尔斯符号学重点研究符号的表征(representation),也就是研究意义的产生。从认知者的角度看,就是研究人的认知。认知语言学研究意义(认知)产生的生理机制和心理过程,当然与皮尔斯符号学一致。”[2]认知语言学认为,现实世界的经验是通过感知协调的,而感知又与人的解释密切相关。体验哲学的三条基本原则是心智的体验性、认知的无意识性、思维的隐喻性。皮尔斯将意义按照符号的目的论结构分为:直接解释项、动态解释项、最终解释项;根据其显像学进行区分:情感解释项、能量解释项、逻辑解释项。认为意义靠解释得来,没有解释就没有意义。这与认知语言学的体验性完全一致。皮尔斯根据符号的理据性和规约性将其分为三大类:像似符、指示符、规约符。认知语言学也提出了像似性,认知语言学的发展进一步推动了像似性的研究,比如认知语言学主张语言结构的映射研究与符号的像似性不谋而合;认知语言学中的代词系统就是指示符;规约符与隐喻异曲同工。可以说符号学是一种认知理论,换个角度也可以说认知语言学的研究丰富了符号学的内容。语言学从结构主义语言学流派回避意义研究到认知语言学流派注重意义研究,语言学研究逐渐向符号学研究靠拢,两门不同的学科出现了融合的端倪。
综上,认知语言学是在对结构主义语言学、转化生成语言学进行修正补益基础上产生的一种语言学研究的新范式。认知语言学更注重意义研究,而符号学就是研究意义产生及传播途径的学科。所以,文旭先生、徐安泉先生主编的《认知语言学新视野》,不仅对语言学发展做出了贡献,也对符号学研究做出了贡献。认知语言学研究虽已成为显学,但由于产生时间较晚,仍未成熟,尚有诸多局限性:意义的心理过程论面临着诸多挑战,如对语言多样性的解释无能为力等,许多问题仍在探索中。我国的认知语言学研究的影响力更是十分有限,无法与国际接轨。希望文旭等诸先生能继续加大研究力度、拓展研究领域、寻找独特视野,使我国认知语言学研究展现更为蓬勃的态势,也期待认知语言学研究成果层峦叠翠,精彩纷呈。
 是为序。
注:
 [1]赵毅衡.符号直观:符号现象学的出发点
 [2]郭鸿.认知符号学与认知语言学.符号学论坛 2011-5-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