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讯书评
   书讯书评
陈谦评张洪友著《好莱坞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研究》

《好莱坞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研究》理所应当在开篇位置题写坎贝尔其人这一问题,书中用四个小标题来评价约瑟夫•坎贝尔,说他是文化荒原中的“帕西法尔”,即凯尔特神话中亚瑟王领导的高贵骑士,出发寻找圣杯,也说他是异域世界探险的文化英雄,同时是宣扬个人神话的“先知”,当然最后是好莱坞影视帝国的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是美国著名的比较神话学家,其代表性著作包括《千面英雄》《神的诸种面具》等,他被称为“神话的捍卫者”,“新时代运动的先知”,本书作者张洪友在后记中自白选择研究坎贝尔,“或许《英雄的旅程》中白发苍苍的约瑟夫•坎贝尔契合了我内心之中的智者形象”。

陈谦评张洪友著《好莱坞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研究》

作者:陈谦  来源:  浏览量:1232    2019-01-30 21:14:15

 多种面具 一个上帝

——读《好莱坞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研究》

 

《好莱坞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研究》理所应当在开篇位置题写坎贝尔其人这一问题,书中用四个小标题来评价约瑟夫•坎贝尔,说他是文化荒原中的“帕西法尔”,即凯尔特神话中亚瑟王领导的高贵骑士,出发寻找圣杯,也说他是异域世界探险的文化英雄,同时是宣扬个人神话的“先知”,当然最后是好莱坞影视帝国的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是美国著名的比较神话学家,其代表性著作包括《千面英雄》《神的诸种面具》等,他被称为“神话的捍卫者”,“新时代运动的先知”,本书作者张洪友在后记中自白选择研究坎贝尔,“或许《英雄的旅程》中白发苍苍的约瑟夫•坎贝尔契合了我内心之中的智者形象”。而神话是文学和文化的源头,当代精研神话学知识的学者如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卡尔·古斯塔夫·荣格等对坎贝尔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是坎贝尔在吸收二人观点的同时又做出了很大程度上的突破,发展出别具一格的与印度神秘主义融合的精神分析,即坎贝尔学术的心理学倾向,进来被国内的文学人类学研究充分吸收。

一、单一神话模式

坎贝尔认为世界英雄神话都具有共同的叙述模式,他将这一模式总结为英雄探险的单一神话,包括外在世界的探险和灵性世界的旅程两个维度,而英雄的旅程就是这两个过程的合二为一。英雄离开世界,进入某种力量的源泉,然后带着促进生命的力量归来,比如普罗米修斯从奥林匹斯山上盗取火种或者圆桌骑士出发寻找圣杯。当个体踏上英雄旅程时,他作为潜在维度的精神历练便被唤醒,现实中英雄要战胜毒龙,而在英雄个体的灵性世界他要与之战斗的敌人代表曾经的自己,代表他的对立面,他只有战胜内心束缚自己的对立面,才能在未知的神秘世界扩充自己的精神境界。本书作者将坎贝尔《千面英雄》中对单一神话模式使用的术语摘录在其第五章,英雄首先“出发、分离”,接着“沦落、入会、穿越”,最后“归来”,坎贝尔用来表达英雄精神世界深刻蜕变的术语见于其第二部分的细化,包括“见到女神”“来自女人的诱惑”“与父和解”“升华”等等。好莱坞著名编剧和写作技巧大师克里斯托弗·沃格勒基于坎贝尔的单一神话改写成三幕剧形式,从而使自己的模式更容易被好莱坞世界理解和接受,并且他也将坎贝尔后期有关个人神话与叙事治疗的思想介绍到好莱坞,对坎贝尔思想在美国影视界的影响做出了突出贡献。

实际上坎贝尔并非第一个研究英雄旅程的学者,但是与其他先驱相比,坎贝尔建立了一个完整的英雄探险过程。本书作者认为如果要深入了解坎贝尔单一神话模式,需要从其自身的理论始基入手,即融合印度神秘主义和现代心理学的理论根基。首先,印度神秘主义为坎贝尔提供了一种宏大的宇宙图景,宇宙演变与人的意识状态神秘同一,宇宙轮回意指人类意识不同层面之间的更迭,所谓印度教中的神秘音节“AUM”正是宇宙与意识演变的同一个能指,其中A代表醒觉,即坎贝尔那里的人的意识的醒觉状态,U代表梦中的状态,M代表沉睡、没有梦的状态,因此在看贝尔看来形而上学领域就等于无意识领域,从而形成了其独特的精神分析。在弗洛伊德那里,个体失败是因为他沉迷在童年的世界和意象之中而不能建立外在的自我,而荣格却认为个体失败是因为失去了内在的自我,于此坎贝尔的个体需要面对弗洛伊德加荣格的整个人一生的所有阈限。但是《千面英雄》中还反复引用了“梵我合一”的思想,“原我”由于产生了关于自我的观念,伴随而生出恐惧感和孤独感等,人为了避免这种感觉,“自我”于是分裂为两个,随后一步步分化出世间万物,也就是说“自我”就是“梵”,“梵”无处不在,遍及宇宙万物的各个角落。人由于产生了自我的观念,而最终与原我失去了联系,沉迷在摩耶所制造的各种幻想之中,英雄所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达到“梵我合一”,微观自我和宏观的宇宙万物的世界之间的合一,因此坎贝尔认为英雄探险的过程也是“自我”不断扩充的过程。他将英雄神话与当下追寻自我的主题结合,创伤纠结成的内心阴影是弥诺陶洛斯,神话成为人走出心灵迷宫的阿里阿德涅线团,单一神话成为书写人生故事的情节模式,并使每个个体成为自己拯救自己的治疗者,磨难成为历练,单一神话是试图弥合被抛的个体与他所生存的世界之间的裂痕的中介。

其次,坎贝尔借用轮回观念来探讨英雄探险,英雄探险是永恒反复的过程,他所进入的新世界就是他所离开的旧世界被人们遗忘了的部分,他最终回归的地方就是他曾经所开始的地方,他到达的终点实际就是出发的起点,同时英雄的循环之旅也是宏大宇宙循环演进的一个缩影。最后,英雄旅程也成为坎贝尔自己阐释神话的立足点,他希望自己成为英雄,英雄成为宇宙力量进入世界的通道,站在所有对立最终消融的世界中心,也就是说,面对20世纪上半叶人类社会所遭遇的巨大种族冲突,坎贝尔通过融合东方与西方的不同观念,开出的药方是“人类同一”的伟大前景,建构世界神话的共同性。

二、神的诸种面具

在《神的诸种面具》中,坎贝尔主要关注世界神话的共同性和表现形式的差异性。《神的诸种面具》代表坎贝尔思想的转变,转向对世界神话不同表现形式的展示,他用基督教和犹太教中独一无二的“上帝”意指宇宙中不可言说的终极奥义,而世界神话都是这一奥义的不同面具,这些不同面具的演变、更迭构成了人类的精神历史,即神和英雄的自然史。坎贝尔认为自己面对着三个深渊,生物学的深渊、历史的深渊和心理学的深渊。在动物学中,将在神经系统中遗传的行为结构称为“先天反应机制”,而激发动物反应的外在因素称为“符号刺激”,此处坎贝尔研究的神话就是所谓“超常符号刺激”。它的意象是激发人的自然能量的刺激,也就是说神话应该被看成人类精神系统的某种功能,是释放和引导自然能量符号刺激汇集而成的组织。它对身体具有冲击性,著名精神病学教授佩里博士将其称为“感动意象”,这种意象直接与人的感官系统进行对话,并促使感官系统回应,也就是说促使人产生生理或心理的相关反应。刚出壳的小鸟发现老鹰飞来就会跑,此处决定逃跑的生理基础就是“先天反应机制”。在面对外在符号刺激时,先天反应机制有两种不同的反应,即模式化的方式和开放式的方式,在前者,神经系统中内在反应结构与外在符号刺激是固定的关系,老鹰和小鸡的反应属于此类,在后者则是建立在后天经验基础之上,易于受到后天铭印的影响,人类对外界的反应属于此类。

论及此处,《好莱坞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研究》便沿着思路谈到了坎贝尔通过“铭印”这一关键术语对心理学深渊做出的努力。铭印指动物在某些关键时刻所遭遇的刺激,这些刺激导致他们无法更改的行为方式。坎贝尔认为人类共同的生理根基和外在环境使人类拥有共同的神话意象,这些意象源于人类命运的“阴郁而连续的苦难”、幼儿早期的铭印、部落的本土化情感体系和来自死亡的冲击。坎贝尔对人类可能遭受的铭印进行分类,从而归纳出促进人类神话意象产生的最小刺激因子,同时将人类纳入一个宏大的情境中,来自宇宙各处的刺激都为神话意象的产生提供了契机。

从历史维度,人类在物种上具有同一性,而此同一性又可成为神话意象具有共同特征的依据,坎贝尔从人类物种产生的历史源头去追溯神话产生的根源,基于人类对死亡的不同态度,将这一历史深渊分成史前猎人神话和史前农人神话。在史前猎人神话中,萨满是代表个体自由精神的文化英雄,而史前农人神话的祭司是群体法则的代表,人类从狩猎转向农业的时代,支持史前猎人心理平衡的象征符号就变为拥有复杂形式的曼陀罗。此处提及一下坎贝尔关于世界神话的分类,他认为从美索不达米亚城邦诞生了四大文明领域,进而将世界神话划分为东西方神话,又从东方神话划分出远东神话和印度神话,从西方神话分出黎凡特神话与欧洲本土神话。坎贝尔认为造成西方世界文化荒原的主要原因是当代社会的人类缺少与灵性世界的沟通方式,而印度神话中的“梵我合一”表明每个人都可以通过不同的修炼方式在靠近上帝的旅程中并逐渐与之接近,同时远东神话更加尊重从神秘世界回到现实世界,最终将两个世界融合在一起的文化英雄。坎贝尔吸收这些思想,还从印度神话中汲取了人类神话同一性的思想,不同的神话传统只是同一位神祇的诸种面具,但是当坎贝尔真正到达印度亲身接触到当地的生活时,却失望于当地被曼陀罗所代表的集体法则所束缚的常人生活。现代科学将代表群体法则的曼陀罗打开,坎贝尔在《西方神话》的结尾感慨一个时代的结束,人类当今所处的时代是曼陀罗解体的时代,是需要重新复活萨满精神的时代,坎贝尔在融合东西方传统神话的过程中从新回到了西方传统。

三、结语

《星球大战》的导演乔治·卢卡斯将坎贝尔尊称为自己的尤达,《星球大战》在坎贝尔思想的启发下创造出来,有论者认为《星球大战》对美国的重要性不亚于亚瑟王对英国、瓦格纳的英雄对德国的重要性,理解此点的关键或许在于坎贝尔建构现代星球神话的思想,我们都是地球这艘宇宙飞船上的旅客。坎贝尔为好莱坞影视帝国架起通向世界神话的桥梁,他的英雄探险单一神话模式成为好莱坞导演打造故事的叙述结构。本书作者张洪友列举了受到单一神话模式影响的一系列例子,包括《哈利·波特》《狮子王3》《虫虫危机》《鬼妈妈》《博物馆奇妙夜》等电影,又重点分析了受坎贝尔思想影响的《阿凡达》,论述波及耳熟能详的美国动画电影,诸如《功夫熊猫》《浪漫鼠德佩罗》《料理鼠王》《急速蜗牛》《飞屋环游记》等。笔者在此也想起2017年上映的好评动画电影《寻梦环游记》,同样遵循着坎贝尔单一神话模式,主角反叛家庭传承的训诫,却无意之中进入灵性世界,在灵性世界经历冒险最终完成与家人的和解并回到现实世界的故事。

值得一提的是,《好莱坞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研究》是经博士论文修改而成,作者张洪友本报考符号学专业,因学院调剂而最终进入文学人类学方向进行研究,因此本书中时刻不体现出作者的符号学和文学人类学取向。在文学人类学方面,运用大小传统理论、多重证据法、N级编码理论来丰富、论证和修改坎贝尔的观点,在符号学,物的符号意义、神话的元语言、标出性理论、展面与刺点、隐喻与转喻、悖论和反讽等等理论得心应手的应用不一而论。当然笔者所谓文学人类学和符号学是在于展示作者是主要从这两个背景出发,此二者可以覆盖这本书的大部分内容,而非是仅上述只言片语的几个理论。其中张洪友首当其冲对神话学的深刻关怀,叶舒宪于此书的代序认为要理解坎贝尔还必须懂得凯尔特人的传统,而国内译介西方神话恰恰缺乏对凯尔特神话的译介,因此就本书《好莱坞神话学教父约瑟夫•坎贝尔研究》的元语言深刻理解的凯尔特神话就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同时,坎贝尔学术展示出的心理学精神分析取向,书中随处引用的弗洛伊德和荣格,表明其作者跨心理学融合研究背景,本书在分析好莱坞影视帝国中的坎贝尔现象时,也为中国影视界提供了可操作化路径,甚至详及《赛德克·巴莱》时对坎贝尔在西方影视圈的应用作了补足。

 

 

作者:陈谦

2019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