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讯书评
   书讯书评
李莉评宋文、薛晨译《维尔比夫人与表意学:符号学的形成》

说起符号学的形成,您是不是立即想到现代符号学的两大创始人,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和美国逻辑学家皮尔斯(C.S.Peirce)?在二十世纪之初讨论意义理论的众多学者之中,有一位英国女性,也曾为符号学的建立做出过杰出的贡献。她不仅建构了自己心目中的表意学(significs),她还是“‘意义的意义’问题的最早提出者”(赵毅衡,2017,P. 48),而且她与同时代众多学者建立了书信往来关系,对于当时较为封闭的各国学术界起到了联系沟通的作用,也正是因为她的引荐,奥格登(C.K.Ogden)和瑞恰慈(I.A.Richards)在《意义的意义》一书的附录里收录了一封她与皮尔斯的信件,使得皮尔斯的思想终于能够得到人们的注意

李莉评宋文、薛晨译《维尔比夫人与表意学:符号学的形成》

作者:李莉  来源:  浏览量:138    2020-01-10 12:28:53

 李莉评宋文、薛晨译《维尔比夫人与表意学:符号学的形成》

 

书籍简介

作者:【意】苏珊·佩特丽莉(Susan Petrilli

译者:宋文、薛晨

出版社:四川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10

ISBN978-7-5690-2788-4

 

说起符号学的形成,您是不是立即想到现代符号学的两大创始人,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和美国逻辑学家皮尔斯(C.S.Peirce)?在二十世纪之初讨论意义理论的众多学者之中,有一位英国女性,也曾为符号学的建立做出过杰出的贡献。她不仅建构了自己心目中的表意学(significs),她还是“‘意义的意义’问题的最早提出者”(赵毅衡,2017P. 48),而且她与同时代众多学者建立了书信往来关系,对于当时较为封闭的各国学术界起到了联系沟通的作用,也正是因为她的引荐,奥格登(C.K.Ogden)和瑞恰慈(I.A.Richards)在《意义的意义》一书的附录里收录了一封她与皮尔斯的信件,使得皮尔斯的思想终于能够得到人们的注意。她,就是英国女学者维多利亚·维尔比(Victoria Welby1837-1912)。今天,意大利符号学家、巴里大学教授苏珊·佩特丽莉(Susan Petrilli)在这部著作中为我们介绍了维尔比夫人的思想,而得益于两位中国学者宋文和薛晨富有远见的译介,这部著作展现在中国读者面前,使我们有机会了解维尔比夫人的“表意学”学说,领略二十世纪初符号学诞生前后那段聚焦于意义问题讨论的思想碰撞交流的精彩历史。

全书分为两个部分共十二章,第一部分以“表意学方向下的符号研究”为题,详细梳理维尔比夫人的表意学思想;第二部分题为“符号研究的路标”,一一介绍了维尔比夫人的通信网,将她的思想与其同时代和下一代学者,如皮尔斯、瓦伊拉蒂、巴赫金、C.K.奥格登、维特根斯坦、苏珊·朗格等进行比较,为读者展示了不同学者在意义问题上相同和相异的观点。

“表意学”(significs)是维尔比夫人为自己的学说创立的新名称。在当时已经非常繁多的意义理论术语如“语义学”、“符号学”中,再造一个新名词在她看来是必要的,因为现有的术语中“没有一个能够充分解释她自己对符号和意义的特殊研究方法”(佩特丽莉,2019P15。“表意学”是从一个特殊的全新的角度来思考意义问题,“是一门主要研究符号与意义、意识与价值(实用价值、社会价值、审美价值和伦理价值)之间联系的新科学” (佩特丽莉,2019P15)。

一、意义的三分理论

意义的三分理论是维尔比夫人表意学的核心,她在专著《何为意义——表意学发展研究》(1903)中提出了表意过程的三个不同阶段:感知(sense)、意义(meaning)和意味(significance)。感知,是意义的初始阶段,发生在理性分析之前,凭借视觉、听觉、味觉、触觉等感觉器官对自然、对符号使用所产生的应激反应。意义,关注的是理性活动,是表意的意向性。意味,涉及符号与其价值的联系,符号的终极含义、伦理含义等。皮尔斯将这种意义三分法与自己的解释项三分进行了对比,认为“感知”与“直接解释项”相同,都是符号对心灵的最初效力,是解释者的直接反应。“意味”与“最终解释项”相同,是“符号对任意解释者所产生的一种规则式的效力,或者说法则式的效力”(皮尔斯,2014P.167)。而“意义”与“动态解释项”则有所不同,“动态解释项”是符号对特定解释者的效力,涉及的是语境,是解释者的行为,而“意义”则强调符号的预期效力,是发送者的特定意图。

然而,我们绝不能把这两个三分理论简单地等同起来,通过佩特丽莉在书中对维尔比夫人思想的全面介绍,我们看到维尔比夫人的意义三分理论与皮尔斯逻辑修辞学的分类相比,拥有更加广阔、更深厚的人文和人类学基础。

二、进化论视角下的“感知”

维尔比夫人非常重视意义的“感知”环节。她提出了“母性感知”和“父性理性”的概念,“母性感知”或“原始感知”、“初始感知”是一种感觉的创造力,是通过感情和感知获取知识的能力,“将像是毫无联系实际上却相互吸引的事物联系起来”,它“涉及识别符号之间类比关系与一致关系的能力”。(佩特丽莉,2019P.25 “原始感知”是一种直觉,一种感性思维,无论男女都具有,它是批判创新的先决条件,与“父性理性”所代表的理智和逻辑思维相互依存。表意学的“感知”是进化论视角下的感知,维尔比对当时科学技术发展以及进化论的关注使得她将符号的感知与有机体对环境刺激的反应联系起来,她的意义理论当之无愧是生物符号学的先驱。不只是生物体和有机体,她还关注全宇宙的表意过程,用“行星意识”、“太阳意识”和“宇宙意识”来对应“感知、意义和意味”的三分。总之,表意学的“感知”范围比皮尔斯的“直接解释项”大得多,从语言到伦理,从人类到生物,从地球到宇宙,维尔比“将经受环境刺激后有机体直接和自发的反应主题化”。(佩特丽莉,2019P.86)与其他生物体不同的是,人类除了与它们共享对物理世界的“感知”,还特有对意义的感知,“意义感知的出现——最高级的一种感知——标志着一个新起点——它开启与众不同的人类纪元”(佩特丽莉,2019P.87)。作为有机体的感知和作为意义的感知二者相互联系,人与动物的区别也许就在于人生存于世不断地在寻找“意义”,这个过程被维尔比称为“螺旋式增长”,最终进入人类利益的至高领域:“意味”,即“最广泛、深刻、高尚,或是集中和完善的形式,以呈现一些行动、事件和探索秩序或事实的益处或价值”。(佩特丽莉,2019P.79)“意味”就是价值,是解释者认为最精彩最动人的时刻。可见,表意学中的“感知”、“意义”和“意味”是符号意义发展过程的三个连续不断的螺旋式上升的阶段,从感知和意义中寻找到意味。维尔比夫人对当时教育界忽视“感知”教育,对孩子进行刻板的控制和诱导教育提出了批评,认为教育界是表意学最应当及时发挥作用的地方,因而倡导表意教育,培养孩子探索式的追寻意义的能力。

三、解释-翻译模式

维尔比坚持认为表意学应当关注一切生命形式和整体化的经验,需要不断回应科学中的新发现,因此其表意过程呈现出超前的跨学科姿态。她利用隐喻和类比将不同学科、不同事物联系起来,这一点和皮尔斯重视符号的像似性可谓非常一致。她更进一步借用生物学中的术语,创立了“同源方法”的学说,超越了类比关系,从生物的基因、结构、功能等方面寻求互换的依据。维尔比用“翻译”一词来指代其表意学中不同事物的互换即相互转化,她认为表意学就是“翻译哲学”和“解释哲学”。一个符号在被转化为另一个符号时才能产生意义,这一个过程皮尔斯称为“符指过程(semiosis)”,是无限衍义、不断生成新的符号的过程。“翻译”在维尔比的表意学中代表的是不同知识领域以及不同符号系统之间的类比和联想,是“转移”、“转换”、“变化”、“变形”,尤其是“使清晰”、“重新评估”之意。比如,“一篇关于物理或生理的文章可能被试验性地‘翻译成’美学或道德文章,一份关于生物的陈述被‘翻译成’经济事实”。(佩特丽莉,2019P.118)这种翻译的概念与罗曼·雅柯布森的语内、语际和符际三种翻译领域相比较而言,无疑具有更加广阔的背景。而且,根据符号表意片面化的原理,这样的翻译可以有不计其数的结果。正是在这些不同类型符号系统之间的翻译转换,人们提高了自身对于不可预见的联系的感知能力,发现不曾发现的知识,增强了意味能力。我们掌握的翻译过程越多,就越能够发展认知能力与符号表达的能力。同样的,整个解释-翻译过程涉及的符号网络越复杂多样,表意就越丰富,意味也相应增加。符号超越了自身的限制,在不同学科领域,不同思想领域获得新的联系。

维尔比也同样关注翻译的进化问题,认为翻译跨越不同生命领域,从有机活动到人类的精神活动,翻译过程有不断进化发展从而达到最高水平的可能。符号的终极价值在解释-翻译中得到实现,对符号价值和伦理的关注也使得维尔比夫人成为符号伦理学的先驱。

在《维尔比夫人与表意学》一书中,我们看到了一位视野宏大,心怀宇宙的学者,一位观察敏锐,感性理性兼具的女性,她对人类社会意义探究的人文关怀,她在意义理论中的诸多开创性工作,她留给后代的“表意学”学说,值得我们深深崇敬和研读。

 

引用文献:

佩特丽莉,苏珊(2019维尔比夫人与表意学:符号学的形成(宋文、薛晨译).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皮尔斯(2014皮尔斯:论符号(赵星植译)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赵毅衡(2017哲学符号学:意义世界的形成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