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讯书评
   书讯书评
孙心悦评赵毅衡《哲学符号学:意义世界的形成》

以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人等为代表的新技术推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极大地改变我们的生活。一方面,新技术的推动使得生产方式趋向人性化,帮助人类更加理性地进行价值评价和选择,增加了人的自由时间;另一方面,随着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人类也不免开始担忧,倘若机器发展到强人工智能阶段,人工智能是否会具有自我意识,这种意识与人的意识是否有差别?几世纪以来,科学技术宛如在荒野里野蛮生长,而后验性质的社会科学仅仅偶作回应。

孙心悦评赵毅衡《哲学符号学:意义世界的形成》

作者:孙心悦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317    2020-03-04 18:38:53

 孙心悦评赵毅衡《哲学符号学:意义世界的形成》

 

以人工智能、大数据、机器人等为代表的新技术推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极大地改变我们的生活。一方面,新技术的推动使得生产方式趋向人性化,帮助人类更加理性地进行价值评价和选择,增加了人的自由时间;另一方面,随着人工智能的飞速发展,人类也不免开始担忧,倘若机器发展到强人工智能阶段,人工智能是否会具有自我意识,这种意识与人的意识是否有差别?几世纪以来,科学技术宛如在荒野里野蛮生长,而后验性质的社会科学仅仅偶作回应。[1]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人文社科对新技术的了解不够深入,难以跨越技术壁垒,另一方面,在反思人工智能的意识问题之前,我们恐怕对人的本身认识还不够深入。

意识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基本立足点,是人区别于动物或人工智能体的根本点。[2]在我们探讨人工智能意识与人的意识的差别之前,我们需要了解清楚人的意识与世界的关系。以意义为核心的课题,向来是现代思想界各学科热衷探讨的话题,而符号学是最集中处理意义的产生、传送、解释、反馈各环节与各种形态的科学,它不仅仅是一门方法论。

《哲学符号学》是赵毅衡先生的又一力作,是“形式论三书”中的第三本。本书从符号学层面回答了近30个大致属于哲学范围的话题,重点关注意识与意义的关系问题,以符号如何构成“意义世界”为主要论域。阅读此书,我们可以了解意义是如何产生的,人对意义的追索如何构成了意义世界,构成了怎样的意义世界。

一、意义的产生

要探讨意义的问题,首先要明确意义的定义。赵毅衡先生通过回顾奥格登与瑞恰慈合著的《意义的意义》这本书,梳理了20世纪初各家意义理论的立场,指出意义定义可以理解为一个双向的往复构成:意义是意识的获义活动从对象中得到的符号,它需要意识用另一个符号去解释。意义是使意识与对象各自得以形成的关联方式。可以看到,“意识”、“对象”、“符号”和“解释”是几个关键要素,它们贯穿于意义产生的过程中。

在意义产生的初始阶段,也就是意识遇到事物的最初阶段,意识会将事物变成对象,这样的过程叫“形式直观”。要理解形式直观,我们首先要理解事物与对象的区别。简单来说,事物是客观存在的,它独立于人的意识,它有可能被人理解也有可能无法被理解。这样的“事物”大体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物”,比如说一块石头,一个苹果,或者是发生的事件;第二种是再现的、媒介化的符号文本,比如说某一新闻事件的报道,拍下的苹果的照片等。第三种是别的意识,包括其他人的意识和对象化的自我意识。拿最近发生的新冠疫情来举例,新型冠状病毒是第一种“物”,媒体上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报道是第二种“物”,不同的人对新型冠状病毒的认识是第三种“物”。而对象和事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对象是被意识认为已经“把握”的物,是向意向性反馈意义的物的观相。它不是客观存在的,是我们的心灵认知到的。

当我们的意识尝试与对象产生关联时,意义便产生了。但要注意的是,在形式直观中,意识所能直接感知的只能是对象零散而片面的呈现,要想对对象有最基本的意义掌握,需要通过统觉由呈现引发共现。统觉分为两种,先验的和经验的。对于意义哲学来说,先验统觉能力是基础性的。比如说,没有经验累积的婴儿就是通过先验统觉形成共现的。当我们看到一个苹果的时候,我们只能看到它呈现给我们的一面,但在我们的意识里,我们会把它看成是一整个苹果,而非半个,这就是统觉能力。如果没有统觉能力,我们就没有办法对对象有一个完整的把握。这种把握可能并不全面,甚至可能是错误的,但它是形成意义活动的第一步。正是因为单次的意义活动不可能全面地理解对象,片面化是意义认知的本态,我们才需要多次重复认识活动,不断累积,从而形成对对象的整体性认识。

二、意义世界的构成

在了解了意义是如何产生之后,我们自然会想到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每个人对于对象都会形成不同的认知,会产生不同的意义,那么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意义世界呢?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义世界,那我们之间是如何交流的呢?对此,赵毅衡先生认为,意义世界既是复数的,也是复合的。和詹姆斯、于克斯库尔的观点不同,赵老师从文化社群的层面提出了一种新的复数意义世界方式——不同的文化社群有着不同的意义世界。这刚好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和有的人能够成为知心好友,和有的人却互相看不顺眼。我们常说的“三观不合”,其实就是我们不在同一个意义世界。

那么意义世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它的复合性是指什么?这就需要明白物世界和意义世界之间的关联。赵老师用一张图很清楚地表明了两者之间的关系。

 

 

 

如图所示,“物世界”与“意义世界”相重合的部分是“实践世界”。处于“意义世界”之外的是“自在物世界”,也就是尚未被意识认知的纯物世界。“实践世界”是被意识认知到的物世界,在这个世界中的物是物-符号的二联体,在物-符号之间滑动。意义世界中,除了“实践世界”还有纯粹意识活动的“思维意义世界”。在“思维意义世界”里是不需要实际对象在场就能进行意义活动的,比如说幻想、做梦、艺术创作等“纯思维”的活动。除了“自在物世界”之外的世界,都是意义世界。

这三重世界的分界不断变动,而我们人与其他生物(包括人工智能)最大的差别就在于,我们比他们有着更宏大的实践世界与思维世界,特别是思维世界。思维世界的意义活动,不指向对象,反而创造对象。如果有一天我们失去了想象力和创造力,那么我们和机器其实并无分别。

三、意义世界的共享

生活在现代社会中,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归属于一些大大小小的群体或圈子之中。无论是学习、工作还是娱乐、消费,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存在这样的社群。那么,我们是如何在茫茫人海中识别出对方,与他们组成同一个社群呢?讨论这个问题的前提是,我们承认不同的文化社群有着不同的意义世界,而同一个社群的人们可以共享意义世界。从哲学符号学看来,“共享意义世界”的重要基础是表达与解释意义所需要的符号,这套符号是社群共用的,社群成员对这套符号采用相同的解释规范元语言。

这里,我们首先要解释一下什么是“元语言”。元语言是符号学中的一个重要术语,在讨论解释的规则的时候,往往会用到“元语言”。元语言是指解释符号意义的符码的集合。而符码,是指一种规则,包括控制文本形成的意义植入规则和控制文本解释的意义重建规则。元语言主要由三部分构成:文本自携元语言、文本接收者能力元语言、社会文化语境元语言。[3]下面,我们就从元语言的角度来解读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网络上的中西医之争。很明显,在官方持续报道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案的过程中,网民中出现了意见截然相反的两个社群,一个是中医派,一个是西医派,他们对同一则有关治疗方案的新闻报道的解释截然不同,这是三种元语言要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首先是文本自携元语言。文本的体裁、各种伴随文本等都是文本自身携带的元语言,它会引导文本接收者按照某种意图或者某个方向解读文本的意义。从人民日报微博评论过万的相关新闻来看,这些引起两个社群激烈争论的微博新闻都携带一定的“文本解释压力”,且往中医派的意义解读方向倾斜。例如:“纯中医治疗患者今日出院”、“湖北确诊病例中医药参与率达75%”、“4个试点省份运用清肺排毒汤救治确诊病例,总有效率达90%以上”。

其次是解释者能力元语言,指的是“解释者的社会性成长经历。他的记忆累积形成的文化修养,他过去的所有解释活动经验积累,他解读过的相关文本的记忆,都参与构成能力元语言。”[4]从评论区中可以发现,支持中医疗法的社群成员大多接受过中医的治疗,因此,基于他自身的经历,他相信中医能够治疗很多疑难杂症,在没有新冠肺炎特效药的情况下,他们相信中医。而另一面,对中医疗法持怀疑态度的社群,大都有现代医学的学习经历,他们只相信严谨的科学实验和真实数据。因此这个社群是无法互相说服的,他们采取的是两套不同的解释规范能力元语言,处于不同的意义世界中。

社会文化语境元语言是元语言构成的主要来源,可以说,前面两种元语言都受到了社会文化语境元语言的影响。在本文看来,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案所引起的两个社群之间的争论也好,辩驳也好,并不一定是件坏事。在正常的社会文化语境中,文本接收者面对文本意义阐释的时候,“在不同解释者之间,在同一解释者的不同解释之间,甚至在一个解释者的同一次阐释中,可以使用不同的,甚至相互冲突的元语言集合”[5]。也就是说,元语言造成的不同社群的多元解释本就是人类社会正常的文化现象,毕竟我们之前就说过,意义世界是复数的也是复合的。

 

参考文献

[1]  牟怡.传播的进化:人工智能将如何重塑人类的交流[M].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 2017.

[2]  赵毅衡.哲学符号学[M].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2017.

[3]  [4]赵毅衡.符号学:原理与推演[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1.

[5]冯月季.网络热点事件舆情演化的元语言共振研究[J].南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35(05):125-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