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讯书评
   书讯书评
李莉评王文融译《虚构叙事中时间的塑形(时间与叙事卷二)》

法国学者保罗·利科的《时间与叙述》(三卷本)对人类的叙述行为与时间的相互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试图对时间疑难问题给出一个叙述学的处理办法。在卷一中,利科以奥古斯丁《忏悔录》和亚里士多德《诗学》为出发点,将前者对时间疑难的思索和后者对情节构造的理论结合起来,创造性地构筑起自己的基本假设:“在叙述一个故事和人类经验的时间特性之间存在一种关联,这个关联不仅仅是偶然的,而是呈现出跨越文化的普遍必需形式。

李莉评王文融译《虚构叙事中时间的塑形(时间与叙事卷二)》

作者:李莉  来源:  浏览量:139    2020-04-01 00:38:49

 《虚构叙事中时间的塑形(时间与叙事卷二)》书评

李莉

 

书籍简介

作者:【法】保罗·利科

译者:王文融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20183

ISBN978-7-100-14340-0

 

一、时间与叙述的关联

法国学者保罗·利科的《时间与叙述》(三卷本)对人类的叙述行为与时间的相互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试图对时间疑难问题给出一个叙述学的处理办法。在卷一中,利科以奥古斯丁《忏悔录》和亚里士多德《诗学》为出发点,将前者对时间疑难的思索和后者对情节构造的理论结合起来,创造性地构筑起自己的基本假设:“在叙述一个故事和人类经验的时间特性之间存在一种关联,这个关联不仅仅是偶然的,而是呈现出跨越文化的普遍必需形式。换种说法,时间以其通过叙述的方式被表达出来而成为人类的时间,而叙述在成为时间的一种存在状况时才获得它最完整的意义。”(Ricoeur, 1984p52)他同时提出了著名的三重模仿亦即三重塑形作为分析时间与叙述此种关系的指导方针,模仿Ⅱ(塑形)在模仿Ⅰ(预形)和模仿Ⅲ(重形)之间做调节,使得“(情节构造)塑形时间不断追随预塑的时间而成为(被读者)重塑的时间”,(Ricoeur, 1984p54)这样的理论构造保证了叙述与时间的关系是一个循环而不停滞的动态过程。

利科将叙述分为历史和虚构两大类型,卷二《虚构叙事中时间的塑形》便是将上述理论构想在虚构叙述领域里展开,重点考察在模仿活动Ⅱ中,情节编排概念和与其相应的时间概念的扩展、深化、充实和开放,分别对应于书中的四个章节。

 

二、扩展与深化

第一章《情节的变形》主要考察亚里士多德的情节编排概念是否能够从悲剧范围扩展开,从而使得比如现代小说这样的叙述新体裁也能够被置于包含“不协调的协调”的特征之下。在分析了现代小说的兴起对传统情节概念造成的偏离之后,利科指出“在性格损害情节的这接二连三的扩张中,一切均未逃脱塑形的形式原则和情节编排概念。我甚至敢说,我们丝毫没有离开亚里士多德对muthos下的定义,即‘对惩罚的模仿’”。(利科,2018p6)因为,“行动”的概念不应仅仅理解为人物的外在变化,而且应当包括其精神、情感乃至无意识的感觉、情绪层面的变化。接下去,作者对诺斯罗普·弗赖和弗兰克·柯默德等人的观点进行分析批评并最终得出结论:构建协调的情节仍是读者的期待,叙述新形式虽然不断诞生,但是叙述功能不会消失。

第二章《叙述性的符号学约束》考察符号学对叙述理论建构的影响。叙述学的诞生建立在结构主义符号学基础上,利科对经典叙述学家普罗普、布雷蒙及格雷马斯的理论做了细致分析,指出了他们的合理性及革命性的意义,但也指出,符号学立场对叙述深层结构的构建使得情节构造只能成为表层结构,更进一步,这种静止不动的深层结构也同时将“无时性”赋予了叙述。显然,这与利科想要构建的叙述与时间的循环动态过程是相违的,他认为时序性不只有无时性这一个对立面,它真正的对立面应当是时间性本身。不是要去除时间因素,反而是要更深入地探索它,使它秩序化,从而能被人们牢牢掌控。从利科的分析中我们可以发现,他始终将符号学限定在结构主义范围内,没有分析符号学在后结构主义中的突破及其给叙述带来的变化,这不免有些遗憾,不过他的三重塑形,尤其是扎根于实践领域的预塑和重塑不得不说体现出强烈的后结构主义符号学的开放姿态。

 

三、充实与开放

第三章《与时间的游戏》展开了虚构叙述对情节编排和叙述时间概念的充实。在此方面,虚构叙述无疑比历史叙述具有更突出的优势。它的叙述行为时间对被叙述时间的诸般变形方式令故事充满迷人的魅力。利科在这里重点回顾了语言学家对动词时态体系的研究,以及米勒、热奈特、巴赫金、洛特曼等人的理论,分别从时态、时间倒错、视角、语态等方面对叙述时间的“分身术”详细分析。

最后,在第四章《虚构的时间经验》中,作者选取了三部小说作品,伍尔夫的《达洛维夫人》、托马斯·曼的《魔山》和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详细分析了虚构时间的特殊性,在非线性的时间经验中,时间变得延展、松弛。

本书脉络清晰,论证扎实,书中对各家看法信手拈来,引用颇多,实得益于利科之熟谙西方哲学、历史、文学、语言学等理论,但同时,他仍小心求证,如他自己所说“按照巴赫金、热奈特、洛特曼和乌斯彭斯基的教导,小心翼翼地只谈与时间的游戏对文学作品创作的贡献”(利科,2018p245)。尽管如此,他也提到了,将乐意看到他的理论在戏剧艺术中也能起作用。这难道不正表明这位阐释符号学家对于一种能够超越文学叙述体裁的广义叙述学的期待吗?

 

参考文献

1. Ricoeur, Paul. Time and narrative (volume 1) [M]. trans. Katheleen McLaughlin & David Pellauer. Chicago and London: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1984.

2. 利科,保罗虚构叙事中时间的塑形——时间与叙事卷二 (王文融,译) [M]. 北京:商务印书馆,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