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怀念约翰.迪利:一位哲学符号学家

作者:赵毅衡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1024    2017-01-13 14:15:37

 怀念约翰.迪利:一位哲学符号学家

 

赵毅衡

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

 

            新年刚过,总是生龙活虎的迪利(John Deely)教授,竟然去世了(1942-201717日),国际符号学界失去了一位非常特殊的学者,这个人并不以地位显赫而让人敬仰,甚至在国际符号学运动中,也从来不是第一小提琴手,但是我认为他是符号学界有史以来最勤勉辛劳的学者,也是视野最开阔的人。

            我其实没有资格写文章纪念他,因为我们只是在2008年南京国际符号学会议上见过一面,聊过几次,每次都很简短。我记得是在会议的书展台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学术会议有书展台,从那以后,我们每次参加国内会议,都不辞辛劳地带书参加,这是后话。

话说那时,我在书展台前愣住了,因为看到四大卷的《理解的四个时代》(Four Ages of Understanding),精装的厚厚四本,装帧精美。在西方,印数不大的书才精装,因为不期盼有大众购买。这四本书分别为《发现实在》(讨论希腊诸哲人)、《拉丁时代》、《现代时期》、《后现代时间》,足足有一千多页,用符号学来了个古今意义哲学大贯穿。

我不禁默默地念出了作者的名字,旁边一位专注地翻书的先生,惊奇地抬起头问,“你找我?”我们就这样顺水推舟地认识了。他个子不高,我也并不觉得他老,也许是因为我们只相差一岁,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已经到爱沙尼亚塔尔图大学-----符号学的麦加-----去讲授符号学。

我说:“你写得真……”在形容词上顿住了,他笑着说“太长”。我说“真博学”。的确,要何种精神支撑,多少年坚韧不拔的努力,才能独自完成这样四卷本巨著?他平淡地说,“不容易读完”。这时我看到桌上一本黑封面的薄书,《符号学对哲学的冲击》,我拿起这本书,着迷地翻起来。我们当时的谈话就结束了。

当天下午的会,是我主持。迪利有一个发言,我记得他谈到符号学的世界性社会责任,他不无自豪地说“我是最早决定把票投给奥巴马的人之一”。我在台上插话,“这么说,奥巴马在被票数选上之前,就已经被符号学式地挑出”。记得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微笑地回应说:“符号学首先是一种伦理立场”。

这是一位有历史感的符号学家,我心里对自己说。实际上迪利在转向符号学之前,是一位中世纪经院哲学的专家,专攻欧洲各古典语和现代语。在休斯顿的圣托马斯大学任教,是专门研究阿奎纳斯神学哲学的托马斯主义研究中心的研究员。他潜心研究普安索(Joao Poinsot, 1587-1644)。他认为这位葡萄牙神学哲学家,是阿奎纳斯与笛卡尔之间缺失的一环,必须补上。于是花了15年仔细编注翻译后者的著作《论符号》(Tractus de Signes)。正是在编注翻译这本1632年著作过程中,他明白了符号学的重大意义,找到在布鲁明顿印第安纳大学任教的西比奥克,二人成为莫逆之交,1975年创办美国符号学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emiotics)时,32岁的年轻人迪利出任秘书,三十年后,2006年任美国符号学会会长,所以他是美国符号学界的元老级人物。当今国际符号学会主席柯布里在2009年出版了《21世纪实在论:迪利精华读本》(21 Century Realism: A John DeelyReader),是迪利成就的出色总结。

这种从古及今的学术路线,实际上并不奇怪。由此造就的学者,往往是符号学界最杰出的人物。研究墨学起家的祝东,研究《周易》开始的苏智,还有研究汉代术数的的兰兴,研究唐代唯识宗和禅学的孙金燕等人,都已经或正在成为杰出的中国传统符号学领军人物。实际上索绪尔就是古印度文献专家出身。他们的学术路线,给我们做了一个榜样。

那次会议结束时,我扣押了书展桌上《符号学对哲学的冲击》,并且找到迪利说,我们要翻译这本书。我对符号哲学一直感兴趣,因为我也认为符号学的基础应当是哲学符号学,如今演化成文科的总体方法论,部分是符号学者们的追求,部分是符号学本身的责任:符号学的可操作性太强了,的确能用于文化中的任何课题。我说了这番话,迪利当然极为赞同,但是他尴尬地说,他的书,已经答应送给会议组织方,我说:“我们另购,希望你帮助我们取得版权”。迪利高兴地答应了。

不料这是一本很难翻译的哲学书,内容实际上是他的《四个时期》中的精粹,有点像《人论》做为卡西尔《符号形式哲学》的精粹。这本书成为我们研究所出版的50本书中的第一本,狠狠地考验了我们的咬硬核桃的坚韧毅力。最后周劲松兄坚毅不拔地完成了这个任务。以后这本书还引出许多故事,不过不再是迪利的故事,而是我们中国学界的故事。或许,在回忆我们自己的往事时,我们会翻出这些可能有兴趣的旧事。而迪利的坚韧不拔的努力,一生笔耕不缀的辛勤,以及他的哲学智慧,已经成为国际符号学运动的传说。

 

 

                                                                                                             201717日,天涯海角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