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从神话学到意指实践 ——评罗兰·巴特《神话:大众文化诠释》

作者:李俊欣  来源:  浏览量:12715    2017-04-23 22:23:30

 从神话学到意指实践

——评罗兰·巴特《神话:大众文化诠释》

符号学的发展经历了索绪尔的语言学模式、皮尔斯的逻辑-修辞学模式、卡西尔的文化符号学和以巴赫金为代表的苏俄符号学派,作为早期的语言符号学家,索绪尔提出了能指和所指的基本概念,能指代表符号的可感知部分,所指是能指所指出的东西,包括对象和解释意义。罗兰·巴特的符号学思想以索绪尔结构主义语言学为基本出发点,涵盖了文学符号学和文化符号学两个方面。罗兰·巴特的文化符号学思想以意义为中心,包括对意义的生成分析和符号的终极所指,大众文化分析的“神话学”模式是其文化符号学思想集中体现,巴特认为神话是一种言谈,不是凭借讯息的客体来定义,而是通过说出这个讯息的方式,因此任何言谈,都可以是神话。有学者认为罗兰·巴特既是结构主义的主要代表,又是结构主义向后结构主义过渡的关键人物。

罗兰·巴特的经典著作《神话:大众文化诠释》全书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为 “小小神话学”,中文版译作“流行神话”,主要为20世纪50年代中期巴特在期刊上发表的短篇评论。文章题材涉及法国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如摔跤表演、葡萄酒、照片与选举诉求等。在第一部分的开篇,巴特以摔跤表演为分析对象,认为摔跤是提供折磨意向表面化的唯一运动,“往外延伸的、公平的摔跤只能发展出拳击或者柔道,然而真正的摔跤,创意来自所有暴虐的动作,使它成为一种奇观而非运动。“(12页),此外,巴特认为葡萄酒是法国的图腾饮料,信仰葡萄酒是一种强制性的集体行为,相比于葡萄酒的残害和具整形效果而言,牛奶则是装饰性的,起着连结、掩饰与恢复的作用。在第一部分的短评中,巴特从日常用品到电影、广告、照片、艺术等对流行文化的神话学实践进行了解析与批判。

第二部分为“现代神话”,是对第一部分内容的系统化和理论总结,巴特用符号学的结构来解析神话的概念,认为神话是一种言谈,一种传播体系和讯息,“神话并非凭其讯息的客体来定义,而是以它说出这个讯息的方式来定义的:神话的形式有限制的,并没有所谓‘实质上的’神话。”(167页)在罗兰.巴特的笔下,神话并不是我们所讲述的虚构、离奇的神仙鬼怪故事,而是一种起意指作用的方式或形式,它一方面保留了传统神话的虚假性和象征,另一方面又有现代符号学的理论以及意识形态控制与引导的谋略。巴特认为“神话是一个奇特的系统,它从一个比它早存在的符号学链上被建构:它是一个第二秩序的符号学系统。”(173页)即在第一系统中的能指和所指构成的符号表意过程,在第二系统中的扮演着能指的角色,一级意指形成符号的外延意义,二级意指产生内涵意义。

在理论分析的基础上,巴特对《巴黎-竞赛》封面上一张身穿法国军服的年轻黑人向法国国旗敬礼的图片进行了分析,从表层来看,只是士兵向国旗敬礼的直接意指,但黑人、士兵、法国国旗等要素构成了复杂的意义文本,黑人在历史上是殖民主义和奴隶的象征,为图片提供了解释的元语言,含蓄指向法国的帝国性和军事性,一个黑人士兵正进行法国式敬礼的能指呈现法国与军队混合的所指。在神话层面上,巴特将能指称为形式,他指出“神话的能指以一种暧昧的方式呈现:它同时既是意义又是形式,一方面充实,一方面有很空洞“。(176页)在所指方面,巴特保留了概念这个名称,而第三个名词是前两者的关联,巴特将其称作意指作用,意指作用便是神话本身。而如何阅读和解读神话呢?我们可以把神话当做被过度正当化的言谈,它通过能指来将所指合理化,因此,神话的基本功能便是概念的自然化,其特色在于把意义转化为形式。

在《神话:大众文化诠释》中,巴特用神话的虚幻特征指称资本主义社会的流行文化,在他看来,资本主义的流行文化是意识形态的“神话化”的过程,而神话是意象和信仰的复杂系统。巴特通过对资本主义文化的“神话”的解读和符号学分析,揭示了资产阶级对大众文化的意识形态控制,但巴特并没有将第二系统中的含蓄意指和元语言区分开来,元语言中的第一层次意义构造单元并非第二层次能指,而是其所指。巴特结合叶尔姆斯列夫的语言符号理论,在后来的符号学著作中对符号的二级意指系统进行了完善。叶尔姆斯列夫将意指系统分为了表达平面(E)、内容平面(C)以及两个平面之间的关系(R),ERC构成一个完整的符号意指系统,巴特认为一个由ERC构成的表意系统可以成为另一个系统中的单一部分,从而引申出第二系统,这两个系统彼此相关但又相离,构成符号的二级意指系统。第一系统在进入第二系统的过程中,会出现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第一系统ERC直接构成了第二系统的能指(表达面),形成(ERCRC,即符号的含蓄意指;另一种方式是第一系统ERC构成第二系统的所指(内容面),形成 ERERC),即符号的元语言。此外,全文的专业词汇很多,中译本也存在着翻译的困难和译者理解的偏差,如“对有些人而言,历史有主观的暗夜,未来在那里变成了一种本质,变成过去的重大摧毁“(219页)理解上也颇为困难。尽管巴特的思想观点建立在精英主义的立场上,具有一定时代的意识形态性,但其神话学分析及其符号学方法对于社会大众文化的分析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和现实指导作用。

 

参考文献:

罗兰·巴特《神话:大众文化诠释》,许蔷蔷、许绮玲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3月。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