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潘雪评文一茗译《电影符号学:皮尔斯与电影美学》

作者:潘雪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203    2018-09-18 10:58:41

 潘雪评文一茗译《电影符号学:皮尔斯与电影美学》

 

本书以行为为前提,运用实用主义分析电影以及皮尔斯的符号学理论来探讨电影意义。 作者在本书中提出了一种崭新的方式探讨在三个主要领域中的电影意义:叙述表达,电影世界的侵占,以及电影的视角。

作者在第一章系统的介绍了皮尔斯的思想,包括符号、范畴及其实用主义理论。皮尔斯理论系统的知识性体系,允许我们用多种不同的方式来呈现符号学概念。符号是普遍的意义形式,而皮尔斯符号学作为一个过程,可以建构或者分解意义。皮尔斯赋予了范畴新的定义,并且形成了意义的最终观念,即在一个行动中使用这三种范畴之前,所有意义都是绝对抽象的。之后,作者将范畴分为以下三类:第一性。在这一阶段,范畴的功能是将性质表达为存在的可能性,让人们意识到。第二性,第二性是一种作用的经验、事实性,以及由于其对立面而生成的原生行为。书中作者用了皮尔斯的一个例子:首先,气球静悄悄的;其次,有一声刺耳的声响。这两者都属于第一性,但两者间的一个过渡是一个事件或一种作用,并因此是第二性。第二性既是真正的,又是退化的。第三性,其关系最为充实,其与第一性、第二性是一种给予关系,通过前两种关系来实现,因此它不能单独抽离出来。

第二章,作者将皮尔斯符号学与电影理论相结合来探究电影的像似性和实效主义。皮尔斯认为符号是建立在组成关系的三种不同存在模式之上的,每个单独的符号成为沟通三种存在模式的媒介,并且存在被理解为作为符号而存在。然而对于多数电影理论家来说,他们并没有很好的理解皮尔斯符号学中的关键问题,作者认为电影成为符号的媒介化过程才是关键之处,而不是将符号作为一个静态的对象来处理。电影在开始叙述之前,它就已经是一个符号,并且电影绝对充满了第一性,因此,可以说电影是像似符号。而电影自身的像似性,在不额外交待对象的情况下,是不具有任何确切的意义的。随后,作者提出实效主义是一种认知理论,是一种实用的认知主义,它让思维变得清晰,为此,将实效主义由低到高分为了三个等级。

书中第三章、四章,主要介绍了电影以及有关电影的理论。

首先,作者提出电影是横组合段,然而其横组合关系只是关于叙述性的,且在其形式化中假设存在一种特性有别于其他电影表达。其次,电影是移动的物质或者时间,作者指出贝特蒂尼电影时间理论的有趣之处在于,电影时间创造了连续性。电影时间不同于时态,因为在电影陈述活动中产生了一种直接的时间。之后,作者对德勒兹电影理论的结构及伯格森的观念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德勒兹的电影理论首先是基于将伯格森的影像与电影影像等同起来,既是运动的表述也是运动的分节。同时,他的观念也是电影理论中第一次从根本上以运动影像为中心,以变化的存在为中心的观念。在第四章中,作者着重论述了电影的叙述及其时间问题。叙述对电影理论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是电影最为显著的意义形式,而时间体验是一个基础性的符号,它能形成叙述——这是叙述必须考虑的一个前提。之后,作者以德莱叶的《诺言》为例,展现了电影的特质,并且对于认为掌握时间的理论而言形成了挑战。最后,作者分析了康德对时间的理解及胡塞尔的现象学并与皮尔斯理论相比较。

第五章,作者介绍了多种叙述理论,包括利科、海德格尔、亚里士多德、格雷马斯及博德维尔的理论,并非每种叙述理论都会将叙述视作生产时间的过程。在最后一章,作者主要论述了电影中的陈述活动,就陈述活动本身而言,它是符号化过程的一个必要部分,是作为文化偶然性而存在的。然后作者提出阐释美学的核心是,行为产生美,行为是这些时刻的真正场所、真正背景,是其起源以及可能性的条件。最后作者通过识别两个明显的程序来结束对电影美学所做的实用的、符号的分析,第一种审美程序是对电影中的叙述时间作陈述活动的符号退化;另一种美学过程是对电影中的再现修辞陈述作符号还原。

本书讨论电影,却非电影本身。作者用皮尔斯符号学的思维来理解电影,用意义与现实的符号学理论作为论证基础,论及电影对象、电影叙述及电影美学并全面论述电影如何生成不同的意义。虽然这是一部理论专著,但其间也融入了对某些电影文本的分析或阐释。

 (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  潘雪 撰文)

 

参考文献:

约翰奈斯·艾赫拉特著,文一茗译《电影符号学:皮尔斯与电影美学》,四川大学出版社,2015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