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研究所10年出书系列:符号叙述学10书

作者:方小莉  来源:网络  浏览量:122    2018-10-13 18:49:37

研究所10年出书系列:符号叙述学10

 

方小莉

 

中国的叙述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主要受到西方理论的影响。西方形式论的一些主要人物在20世纪30年代来到中国,当时便已经影响了一批中国的知识分子。总的来说,中国的叙述学研究受到了西方经典叙述学和后经典叙述学理论的影响,主要以小说为研究原型。80年代的叙述转向,使叙述突破了小说的阈限,进入了不同媒介。传统以小说为原型的研究已经无法适应叙述理论的发展,也无法解决叙述转向后所面临的叙述学问题。符号叙述学是叙述学与符号学的交叉学科,这个学科不同于西方传统的叙述学,也不同于后经典叙述学,其目的是探索各种不同叙述类型的共同规律;这个新学科也不同于西方主流的符号学研究,因为西方符号学研究甚少关注叙述学研究。广义叙述学的建立首先是拓宽了叙述学的研究领域。符号叙述学将研究对象扩展到各种类型的符号文本,研究各种叙述文本的基本规律。其次,广义叙述学对叙述的重新定义拓宽了叙述学的研究领域,也为不同叙述门类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和方法。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所多年来从事符号叙述学研究,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现将部分成果介绍如下:

赵毅衡的《广义叙述学》从一般符号叙述的大范围出发,寻找叙述这一人类表意行为的共同规律与分类特征,归纳总结出原理,并放回到各种体裁中进行验证,以证明其有效性及其各种变异可能。《广义叙述学》一书是国内符号叙述学研究的奠基之作,建立了符号叙述学的理论体系,标志着国内符号叙述学研究的产生,也推动了叙述学发展。

张新军的《数字时代的叙事学——玛丽-劳尔·瑞安叙事理论研究》一书系统梳理了玛丽-劳尔·瑞安的叙事思想,还原其理论建构的学术与文化语境,勾勒其思想发展的内在逻辑,评估其对叙事理论的贡献以及对叙事研究发展的启示意义。该书通过四个焦点论题,即叙事界定、可能世界、数字媒介、叙事体验,相对完整地呈现瑞安叙事理论总体风貌。张新军同时还翻译了瑞安的代表作《故事的变身》,该书厘清了叙事与媒介的界定问题,考察了传统媒介的三种模式,并对互动小说、超文本小说、多媒体作品、基于网络的短小叙事,以及人工智能支撑的互动戏剧进行了解读,对叙事越界现象作了独具匠心的描述。作者追求跨学科与跨媒介的叙事学,展示了故事作为一种意义形式如何在新旧媒介中呈现为多重变身。

伏飞雄的《保罗·利科的叙述哲学》可以说是国内梳理和推进利科叙述哲学研究的第一本书。该书主张利科的“现象阐释学”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广义的叙述符号学为基础发展起来的。作者深入研读了利科“现象阐释学”体系,并在深入领会《时间与叙述》三大卷的问题意识、理论框架的基础上,系统梳理了三大卷中以“三重模仿”为基础构架、以“情节化”为核心的“叙述诗学”,以及时间疑难的“三大对质”。

宗争的《游戏学:符号叙述学研究》是第一本从符号叙述学的基本原理出发,系统对游戏活动的整体进行研究,探讨其普遍规律的专著。作者引入符号叙述学的理论,尝试从理论层面上来研究不同游戏形式的统一性,该书重点讨论了游戏的定义、游戏研究框架的建构、廓清游戏内涵与外延、消费社会视域下的游戏文化批判。

董迎春的20世纪90年代诗歌身体书写的符号学研究》一书从符号学的视角探讨诗歌问题。该书以90年代诗歌文本及相关文献为依据,从符号学视阈下的身体美学重新考察与反思了90年代文化,为当代诗歌写作及文化的理论建构提供了相关的话语启示。董迎春通过研究提出了新世纪诗歌共同面对的诗学命题:回归汉语经验的语言表现,回归诗学经验上的身体认同,回归文本经验上的诗体意识,回归人类经验的文化意识。

锻炼编译的米克·巴尔的译文集《绘画中的符号叙述:艺术研究与视觉分析》从当代符号学视角出发,对西方艺术史进行研究,聚焦于绘画图像中的符号叙述和视觉分析问题。该书借符号传播将符号学和叙述学运用于艺术史研究,收在该译文集中的文章皆聚焦于对西方经典绘画的图像解读和叙述阐释。这些选文都是米克·巴尔艺术史符号学的重要著述,皆为首次译成中文,主要涉及符号理论、符号方法和符号实践三个部分。

方芳翻译的托多罗夫的《奇幻文学导论》是国内第一本系统讨论奇幻文学理论的研究专著。托多罗夫的《奇幻文学导论》在70年代开启了奇幻文学类型的结构主义研究传统。全书共分为十章,总体来看主要分为奇幻的内部研究,即奇幻文学的类型研究(1-9);奇幻的外部研究,即奇幻文学的类型功能研究(第10章)。托多罗夫强调以一种科学的态度来研究文学类型,他主张文学类型研究要寻求适用于一系列文本的普遍原理,而非针对个别作品的特殊原理。他肯定奇幻作为一种文学类型,那么对奇幻类型的研究就是要寻找奇幻文学的本质,并对奇幻文学下一个定义。

《叙述》一书是由本人翻译的国际符号学协会主席保罗·科布利的代表作。该书将叙述放置于复杂的历史语境中,历时性地探讨了不同时期各种叙述方式的演变。在纵向讨论文学作品叙述策略的同时,该书还引入符号学理论,以一种跨学科、跨媒介的理论视角来讨论叙述的演变和叙述理论的建构。叙述作为符号文本,其开放的潜能在符号的对话性及在增值解释项的推动力中无所不在。另外拙作《叙述理论与实践:从经典叙述学到符号叙述学》以叙述理论和实践为核心,以外国文学经典文本为主要研究对象,在重访叙述学关键概念的同时,将这些概念系统地应用到外国文学的经典读本中,重新赋予经典文本新的意义,同时也用文本来检验理论的有效性。本书扩充了叙述学理论研究的实践范围,尝试将符号叙述学的相关理论有效地应用到文学文本分析中。

符号学理论被引用到叙述学,它为各种叙述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更为普遍的理论框架。广义叙述学在中国的产生和发展,一方面开启了叙述学理论研究的新篇章,同时也可以在中国文化中重新语境化叙述学,复兴中国传统的符号学遗产。

 

附录:符号叙述学10

赵毅衡:《广义叙述学》,四川大学出版社,2013年;

方小莉:《叙述理论与实践:从经典叙述学到符号叙述学》,四川大学出版社,2016年;

方小莉译科布利,《叙述》,四川大学出版社,2017年;

张新军:《数字时代的叙事学:玛丽-劳尔·瑞安叙事理论研究》,四川大学出版社,2017年;

伏飞雄:《保罗·利科的叙述哲学》,苏州大学出版社,2011年;

宗争:《游戏学:符号叙述学研究》,四川大学出版社,2014年;

张新军译瑞安,《故事的变身》(Avatars of Story),译林出版社,2014年;

董迎春:《20世纪90年代诗歌身体书写的符号学研究》,苏州大学出版社,2015年;

方芳译托多罗夫,《奇幻文学导论》(The Fantastique),四川大学出版社,2015年;

段炼译米克·巴尔,《绘画中的符号叙述》(Narrative Semiotics in Painting),四川大学出版社,2017年;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