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研究所10年出书系列:传播符号学10书

作者:郭诗梦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98    2018-11-13 14:33:23

 研究所10年出书系列:传播符号学10

 

郭诗梦

 

符号学是意义学,传播学是研究符号运行的学科,两学科在本质上相通。近年来新媒介急速发展,传播学研究受到冲击,遇到了相当多的理论瓶颈,甚至被一些学者称为传播学范式危机。赵毅衡提出传播学研究面临着对象焦虑。这种焦虑既表现在新研究对象的出现,也表现在对原有研究对象在新媒介语境下的重新阐释。为此,蒋晓丽和赵毅衡主编的《新媒体语境下的对话:传播符号学访谈录》指出:打通传播学和符号学研究的学科藩篱成为必须。

近十年来,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研究团队将符号学作为重要的研究方法,应用到具体的传播学门类研究中,形成了一系列相应的研究。冯月季的《传播符号学教程》从传播符号学的学科定位和理论基础开始,勾勒出传播符号学的学科轮廓。赵星植的《皮尔斯与传播符号学》则试图提炼皮尔斯符号学的传播学遗产,厘清其符号学与当代传播学思想之间的历史勾连。

符号学在传播学的应用首先体现在实践性强的新闻、广告、体育等学科中。李玮的《新闻符号学》用符号学的理论和方法来系统探究新闻文本编码与解码过程中的表意机制。饶广祥的《广告符号学》从广告体裁的独特属性出发,系统考察广告的表意机制,总结和抽象出广告表意的规律,从而构建起系统的广告符号学理论。

对当代传媒文化景观的考察也是传播符号学研究的重点。人类社会中凡是与人的传播或交流相关的社会文化现象都可以纳入传播符号学的研究视野。胡易容的《图像符号学》以当代传媒文化景观为研究对象,对中华文化的符号思维进行了尝试性的归纳和总结。胡易容与赵毅衡主编的《符号学-传媒学词典》,则较为系统地梳理了这两个学科交叉的术语,为整个交叉研究提供了基础。

除此之外,一大批优秀的西方著作也经由研究所同仁的翻译陆续引进。李璐茜译宇波彰的《影像化的现代——语言与影像的符号学》,讨论至今为止被认为不证自明的现实世界及被语言与映像所编织而出的世界。白冰翻译比格内尔的《传媒符号学》一书,对时下学界盛行的符号学研究进行了较为全面而深入的介绍。魏伟译文内尔的《坠落的体育英雄、传媒与名流文化》,对传媒业热门领域的热点人物和事件展开系统剖析和解构。宋文译艾赫拉特的《丑闻的力量: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将经典的符号学和实用主义理论用于对当今传媒的分析。程丽蓉译罗萨林·吉尔的《性别与传媒》,研究性别与媒体研究领域中新近的重要问题和代表性实例。

符号学与传播学的融合发展,已经成为传播学研究的重要方向。四川大学符号学—传媒学团队在这十年的传播符号学成果可谓是遍地开花,在这片广阔的领域中,我们期待在下一个十年收获更多、更优秀的传播符号学著作。

 

附录:传播符号学著译10

冯月季:《传播符号学教程》,重庆大学出版社,2016年;

胡易容:《图像符号学》,四川大学出版社,2014年;

赵星植:《皮尔斯与传播符号学》,四川大学出版社,2017年;

李玮:《新闻符号学》,四川大学出版社,2014年;

饶广祥:《广告符号学》,四川大学出版社,2014年;

白冰译比格内尔,《传媒符号学》(Semiotics of Media),四川教育出版社,2012年;

李璐茜译宇波彰,《影像化的现代——语言与影像的符号学》,四川大学出版社,2014年;

魏伟译文内尔,《坠落的体育英雄、传媒与名流文化》(Fallen Sports Heroes, Media, and Celebrity Culture),四川大学出版社,2015年;

宋文译艾赫拉特,《丑闻的力量: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Power of Scandal:Semiotic and Pragmatic in Mass Media),四川大学出版社,2016年;

程丽蓉译罗萨林·吉尔,《性别与传媒》(Gender & Media),四川大学出版社,2016年;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