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刘育好评程丽蓉、王涛译《性别与传媒》

作者:刘育好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151    2020-03-13 17:18:17

 从社会符号学看女性在传媒中的遭遇

——评程丽蓉、王涛译《性别与传媒》

 

刘育好

 

    《性别与传媒》是罗萨尔·吉尔所著,作者主要从新闻、广告、杂志、脱口秀等传媒内容完成对性别的质询,说明了过去几十年间,现代传媒不停生产出全新的性别歧视形式,从女性主义到反女性主义,到女性主义去政治化,女性主义遭受了强烈的反挫。

    作者用女性主义来标示对于性别不公和不平等的持久关切,包括对有关种族、族群、阶级、年龄、性、残疾以及健康状况等其他压迫形式的关切。而作者正是从这个角度分析了在现代传媒中对女性主义的意义,媒介建构现实,制造了性别,产生出新型性别歧视。同时,作者对她所使用的方法进行了说明,她指出内容分析只能触及内容表达的显在层次,并因此忽略了“妇女”可用以象征许多不同的意义,它不能彰显差别以及事物的变化轨迹。除了内容分析以外,作者还使用了符号分析和意识形态分析,关注怎样运用文本来生产意义来再造权威性别意识形态。

    首先,作者讨论了广告中的女性地位,通过对符号文本的意识形态分析,发现男性被表述为一种积极的主体和社会资本掌控着,而女性的表现受到严格的管教,从未真正获得主体地位。其次在新闻行业领域,从内容生产来看,作者提到女性进入新闻行业以后,让新闻变得更关注人类利益,与男性所写的新闻相比,女性希望新闻是“相关的”,是你能够“与之认同”的新闻。原因是她们谦卑的地位使之获得了一种“怀疑的视角”,这种角度允许她们上上下下仔细打量这个景象,因此得到了更丰富、更公平、更确定的形象。这种视角无异于提升她们的地位,仅仅说明她们不同于男性的生活内容。而在具体的新闻队伍中,职业女性遭受多方面的攻击,《新闻周刊》声称独身女性在一种“深刻的自信危机”下“歇斯底里,摇摇欲坠”。在媒体对职业女性的描述中,仅仅将一两人的逸事转化成趋势进行报道,而排斥了多方女性经验,将职业女性描述成敏感而孤独的对象。

随后在脱口秀领域中,作者发现了脱口秀的性质是制造冲突和戏剧性效果,将参与者的愤怒和悲伤商品化,而并非真正为了解决问题。脱口秀的这种性质既抛弃了对个体困境的特殊性,转而将其泛化为社会普遍问题,也放弃了对理性和平等的推崇。女性似乎可以在脱口秀所代表的公共领域中对不平等遭遇进行反击,而结果确实将这些问题去政治化。最后作者讨论了罗曼史的女性主义之途,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罗曼司小说将女性附属男性的观点合法化了,而且将女性至于附属的同谋地位。在小说中,女性在遇见男主角以前的人生是失败的,男主角将她从过去的困境中解放出来,并且将她带入从此以后快乐地生活的境况中。而真正积极、独立、成功的职业人物形象在少女文学中的缺席是显而易见的。

    在本书的最后,作者重新回到女性主义的发展,提出从女性主义到后女性主义,部分是由于后女性主义大来自黑人女性主义和第三世界女性主义者的批评,后者质询西方白人女性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发生,同样质疑了二元对立思维和的整体概念的思维方式。后女性主义强调性别与其他边缘化形式相关联的性质,例如种族、性征和阶级。后女性主义代表一种新的争论语境中的新的女性主义。但同时后女性主义疏远了具有政治或文化影响的提法,她将所有女性呈现为自由主义的,女性的行为基于她们的自由选择,不管是家庭主妇还是职业女性,纤细的身材或者相反,美丽出挑或者普通,都是缘于她们自己的选择。但事实上,这种提法只是回避了大众传媒将美的观念内化的事实。

    从女性主义到后女性主义,传媒对女性展开全新的质询方式,通过专家的科学建议劝导女性要遵从某种的要求,例如你没有健康的身材、干净的着装,那么你就应该遭到嘲笑。这种质询方式是借鉴了福柯的权利话语理论,福柯的权利话语理论阐述了权力、知识和话语三者之间的关系,即知识是权力的象征,话语是权力的表现形式,控制知识权力话语的文化力量能够实现起文化控制地位。后女性主义批评正是针对这种权力以知识的方式绑架了女性的事实。

    作者是从社会符号学的角度完成了对上述内容的意识形态分析。社会符号学认为,符号文本的生产过程渗透了社会思想控制体系,同时也为该文本投射出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因此文本的意义研究也必须要在社会行动层面上进行。所以作者通过对广告、新闻内容、杂志、脱口秀等传媒内容的分析,审视了女性在二十世纪所受到的新型歧视,因为正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生产出的符号文本折射出了性别意识形态。

    社会符号学正是分析女性主义的一条有效路径。传媒在对女性的描绘中,使用了大量的社会意识形态术语,以对她的角色进行界定。通过对符码的转换,符号具有的模仿功能能够再现现实世界的社会关系。不管是广告中赋予女性的伪主体地位,还是脱口秀中将女性问题去政治化,亦或是罗曼司小说中剥夺了独立女性的存在,通过对这些文本的分析,都可以看到他们完全将女性表现为需要管教的对象,男性拥有针对她们的权力。

    《传媒与性别》一书直观而深刻地展示了女性在传媒行业遭遇的困境,是一次身为女性主义者的努力,同时也是一次向大众的呼唤,如果继续沉默,无人能够幸免。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