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动态

付明涛评文一茗译《电影符号学:皮尔斯与电影美学》

作者:付明涛  来源:符号学论坛  浏览量:170    2020-04-09 11:55:12

 评文一茗译《电影符号学:皮尔斯与电影美学》

付明涛

对皮尔斯的初始印象是在符号学的课堂上,老师对皮尔斯的解读我还依稀记得。以前在未打开符号学大门之时,对符号学的奠基人、鼻祖的名字可以信手拈来,如索绪尔、罗兰·巴特、皮尔斯等。但是粗浅的积累并不令人值得炫耀,因此想深入了解一下皮尔斯以及他提出的符号学相关理论。

因为兴趣使然,我拿起了《电影符号学:皮尔斯与电影美学》这本书。

其作者是约翰奈斯·艾赫拉特,他的另一本著作《丑闻的力量:大众传媒中的符号学》我也曾拜读过。他笔下的文字总是可以毫不犹豫地打破读者现有理解,重新理顺我们的知识结构。当然这本书中皮尔斯的符号学理论是他的杀手锏。

导论中提出了这本书的定位:本书探讨电影,却非电影本身。电影理论必须在电影特性的语境中,分析作为认知行为的电影所具有的意义。接着提出为什么采用皮尔斯符号学的理论视角来解答电影意义中的关键问题,本书想通过皮尔斯的理论视角与其他电影哲学对话,提出符号学路径,为解决电影意义中的关键问题提供全新的方案。

该书一共分为六章。第一章介绍了皮尔斯的符号学理论,以及其理论与电影的关联。第二章在第一章分析完皮尔斯的符号概念的基础上,更深一步讨论其在电影中的实际应用。皮尔斯符号学关注电影理论这一主题。讨论了皮尔斯符号学在电影中的实际运用后。第三章“何谓电影”将聚焦于解决问题的关键—对象自身上。从当代五种主要论辩中,并且具有互补性的电影“存在”的概念出发,寻找“何谓电影”的答案。并且分析戈达尔《向玛丽致敬》中的电影想象测试探究电影性质、本章或客观性的结果。第四章从叙述学出发,把握电影及电影理论中的叙述。通过两种重要的叙述学展开的彻底论证。利科的现象学存在分析叙述学以及另一种与之相处鲜明对比的关于叙述行为的理念,格雷马斯的符号—叙述学。承接上一章对电影中的关于时间与叙述的问题,第五章选择将各种叙述理论分门别类地展示出来,并对此多元性的讨论进行总结。先前关于叙述理论多元性的探讨,将有助于我们理清将叙述理解为陈述活动的叙述符号学思路。因此,第六章是研究电影中的陈述活动,就陈述活动本身而言,它是符号化过程的一个必要部分,同时它在事实上构成了一种核心定理,成为符号学电影理论中珍贵的填补理论空隙的观点。在探索的最后环节,作者带我们发现了电影修辞的可能性,这种电影修辞学与叙述中的意义同源并十分接近。然后从美学的角度来谈论叙述。提出了三个问题,将我们带入一种审美电影理论,从电影美学的多元性来尝试解答不同层面的美学意义。

不得不说,皮尔斯符号学将电影概念化为一种符号过程确实帮助了我们深化对电影的理解。电影是意义,是一种可以为人理解的东西;电影就是符号,而非宇宙论的对象。作者艾赫拉特写作此书的目的也如愿达成了,我们可以借此来分析这本书的写作思路,这样可以更好理解这本书的任务。

首先,书名《电影符号学:皮尔斯与电影美学》让我们将皮尔斯与电影符号学联系在了一起。开篇从介绍皮尔斯理论体系不被电影理论所重视,但是皮尔斯的优势在于其理论的宽度,它包括了复杂且有创造力的东西与认知思维和现实之间的对比;同时,还包括了社会与个体认知的复杂性。既然具备这样的优势,那么皮尔斯理论系统的知识体系,就能够深化推进我们理解电影的基础。于是将皮尔斯理论体系与讨论电影理论的设想结合起来,理清他们之间的理论关联。理论关联已经展现出来后,这还并不具备说服力。电影中的符号、像似性再到电影实效主义使得皮尔斯符号学在电影中的实际运用变得有迹可循。分析至此,没人会再怀疑皮尔斯理论体系对解读电影的巨大影响。为什么不再一开始就将电影是什么这个问题抛出来,让读者一睹为快呢?前面是为了说明电影从本质上讲是一个符号,这才将电影符号学这个主题凸显出来,而在“何谓电影”这个问题上实际有很多理论对此发表了意见,作者选取了最有趣且挑战性最强的两种理解进行分析。总之,电影要么是一种符号关系,要么是一种特殊的时间。无论电影是什么,它都是一种叙述。为了更好地理解电影,叙述对电影理论而言是至关重要的。然而并非每种叙述理论都会将叙述视作生产时间的过程。于是为将叙述理解为陈述活动的思路做铺垫,各种叙述理论交相碰撞。关于电影中的修辞陈述活动、美学陈述活动便紧接着展开。

可以看出,艾赫拉特对整本书的规划十分清晰,环环相扣的紧凑布局使得读者能够从本以为艰涩的皮尔斯符号理论体系中慢慢获得关于对电影性质的阐释,并且这种阐释是从电影作为整体的意义把握出发,这是一套有关电影所有现象的全面的理论。读毕,最后想谢谢皮尔斯,谢谢作者艾赫拉特。

 

 

到学术论坛讨论  
好文章总是百读不厌,赶紧收藏分享吧!